首 页 | 综合信息| 领导班子| 党务直通车| 部门工作| 精神文明建设专栏| 本区概况| 党建工作| 党员之家|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新区期刊电子版
站内搜索:
最新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史工作
云南与抗美援朝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1年11月10日 14:57

    1950年6月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政府悍然出兵入侵朝鲜,把侵略战争火焰蔓延到中国东北边境。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在美帝国主义无视中国政府再三警告的情况下,应朝鲜劳动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一再请求,1950年10月8日,中共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这场为保卫祖国、维护世界和平而进行的正义战争。3年来,云南各族各界积极响应中央的号召,在全省范围内广泛动员,开展了以增产节约、支援前线和爱国主义为主要内容的抗美援朝运动。

    战争伊始,全省各族人民就以实际行动,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在历时两年零9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云南的各族人民积极参军参战奔赴战场,为战争的胜利作出重要贡献。1950年10月底,由云南各族儿女组成的原滇军60军(长春起义后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50军)的3万多将士在曾泽生将军的率领下,加人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作为第一批入朝部队参战。1950年6月,云南军区所属第13军警卫团调第15军,并另抽调干部、战士1万余名组成补训师,赴朝作战。1951年3月,云南军区所属第15军加人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入朝作战;同月,时任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四兵团兼云南军区司令员的陈赓将军,奉中央军委之命,调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率6000余名驻云南的官兵赴朝作战。后云南驻军又先后有大批官兵被抽调,分批赴朝作战。一批批英勇的云南儿女,在刚卸去征战多年的戎装后,为保家卫国,又穿上志愿军战服,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相继奔赴朝鲜战场,先后参加了数百次大大小小的战役,同武装到牙齿的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展开了血与火的殊死战斗,直至把敌人赶到“三八线”以南,扭转了朝鲜战局,为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第50军先后参加了抗美援朝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次战役;第15军先后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和平(康)、金(化)、淮(阳)地区防御作战,以及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为战争的最后胜利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乐章。在第四次战役中,第50军位于战线的最西部,在汉城以南地区,背临汉江,迎头挡住美第3师、第25师,英第29旅和土耳其第1旅的道路。面对优势的敌军,面对雨点一般纷纷落下的炮弹,第50军官兵以血肉之躯苦苦坚守着阵地。最惨烈的时候,一天就有三四个连队全部牺牲在阵地上。营连一级的建制很快就被打散,只好以团级单位进行防守。打了不到半个月,第50军就已伤亡过半,全军勉强能成建制投入战斗的只有4个营和4个连队。因伤亡过大,很多阵地丢失了。曾泽生只好收缩兵力,固守要点,尽力迟滞敌军的北进。一直打到1951年2月初,因汉江面临解冻,第50军不得不放弃阵地,撤至汉江北岸。在这里,第50军继续阻击攻势不减的“联合国军”,为稳定整个战线苦苦支撑。在50多天的汉江两岸防御作战中,第50军共计毙伤俘敌1.1万余人,击毁坦克、装甲车70余辆,击落击伤敌机15架,缴获各种枪支1800余支、汽车17辆、火炮34门。

    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第15军在友邻部队的配合下,依托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阵地,官兵们以“一人舍命,十人难挡”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在约3.7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内,与敌人反复争夺43天,抗住了敌人日均20万发炮弹的狂轰滥炸,打退敌排以上兵力的进攻900余次,进行较大规模的反击29次,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克服各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浴血奋战。在第15军编撰的《抗美援朝战争史》中,有这样一句话:“上甘岭战役中,危急时刻拉响手雷、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舍身炸敌地堡,堵敌枪眼等,成为普遍现象。”用生命之躯铸就了顶天立地的丰碑,使美帝国主义及南朝鲜军鼓吹的所谓“一年来最大的攻势”彻底失败。在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上甘岭”成了英勇顽强的代名词,革命英雄主义的同义语,感动、引导了几代人的成长。在朝期间,四兵团暨云南军区部队、第50军广大指战员发扬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胜利地完成了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了重要贡献。1953年1月,第15军奉命于元山地区担任海岸防御任务,1954年5月奉命回国。1955年4月,第50军回国。

    前线的战斗离不开后方的援助。3年来,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之下,云南人民与全国人民一道,一面进行着艰巨的经济恢复和建设工作,一面开展着伟大的抗美援朝运动来支援志愿军,源源不绝的物质供应和正气磅礴的精神鼓舞,成为战争胜利的坚强保障。全省各地在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广泛深入地开展了大规模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宣传教育运动。1951年4月。18日,宜良、曲靖、武定等3个专区及昆明市各族各界和归国华侨等代表共1400多人参加了在昆明市举行的抗美援朝代表大会。会上,全体代表签名拥护世界和平理事会关于缔结和平公约的宣言,并一致反对美国武装日本。此后,全省各族人民积极响应省委号召,各地纷纷成立抗美援朝分会,并领导开展了订立爱国公约、捐献武器的活动。1951年6月22日,中共云南省委发出《关于执行“中央、西南局开展捐献武器运动指示”的指示》。全省各族各界群众掀起了踊跃捐献粮款的热潮。工厂、农村、机关、学校、街道,以及工会、青联、妇联等人民团体都普遍制定了捐献计划。在运动中许多单位和个人都把捐献武器列入爱国公约,作为抗美援朝的一项重要内容。小到粮食、瓜果、辣椒、烟叶、烧柴、草鞋,大到云南锡业公司职工捐献的“云锡工人号”战斗机一架。工商界人士王少岩;梁金山、刘淑清等各捐献一架战斗机。全省各族人民有钱出钱,有物出物,积极捐资。至12月13日止,全省入库数达368.55万元,折合战斗机22架;超额18%完成了省委下达的捐献任务。全省各族人民以实际行动有力地支援了抗美援朝战争。

    为了加速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保证朝鲜前线的物资供给,云南人民掀起了热火朝天的爱国增产节约运动。1951年12月25日,“云南省爱国增产节约委员会”成立,全省范围的爱国增产节约运动随即展开。各工矿企业提出了“工厂即战场、机器即枪炮”的战斗口号,开展了爱国主义的劳动竞赛。全省农民在“劳动光荣,爱国增产”、“多打粮食,支援抗美援朝”的口号下,掀起了农业增产运动。工商界人士增加生产,改善经营,增加收入,注意节约并减少浪费,表现出极高的爱国热情。宗教界也纷纷举行自立革新座谈会,表示要割断与帝国主义的联系,以实际行动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1951年1月,宗教界还举行了2000多人参加的抗美援朝爱国示威游行。高昂的爱国热情、高度的生产积极性和创造性成为建设新生云南的强劲动力,有力地促进了云南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及时而充分地供应了前线庞大繁重的军需,为战争的胜利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在此基础上,大规模的慰问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运动和彻底粉碎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的爱国卫生运动也在全省展开。1951年6月和1952年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归国代表、朝鲜人民访华代表共3批16人,先后到全省各地作巡回报告。全省各地通过组织群众听取英雄事迹报告,把抗美援朝运动不断推向深入。1951年12(下转第28页)(上接第24页)月,《云南日报》开展征集万封慰问信活动,亲切慰问开赴前线打击侵略者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很快就征集到了1.2万多封慰问信,于1952年1月寄交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转送中国人民志愿军。全省各族各界也纷纷举行集会和示威游行,展示出一派人民战争人民支援的生动景象。与此同时,全省各地响应中央号召,进行了大规模的优待革命烈土家属、革命军人家属的工作,展开拥军优属亲切慰问,把优抚工作作为支援前线的重大任务。在“先军属、后自己”的口号下,全省各地都尽了最大努力,采取许多措施,安置云南籍志愿军荣誉军人,保证烈属军属的生活和生产,不仅鼓舞了烈属军属的生产积极性,而且直接鼓舞了前方将士的土气。

    全国人民的一切努力,聚合为一股巨大的洪流,冲破一切困难,把抗美援朝战争引向伟大的胜利。1953年7月27日,中方代表和“联合国军”方面谈判代表在板门店正式签署停战协定,抗美援朝战争以打破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和中朝军民的胜利而宣告结束。

    (何  燕 作者单位:中共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